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去听书网 >> 少侠凶猛 >> 第318章 为他所用

第318章 为他所用

萧秋狂想了想,终于走到坐在最中央石桌边的青衣人身前,那青衣人叹了口气,道:“你來了。”

萧秋狂道:“你本不该在这里,这件衣服也本不是你的。”

青衣人面色一变,奇道:“你说什么?”

萧秋狂沉声道:“我再说,这个位子本该是苗王的,这件衣服也该是苗王的,你本不该在这里。”

青衣人尴尬道:“哦?为什么?”

萧秋狂叹道:“你不该问为什么。”

青衣人突然醒悟,道:“你其实也不能肯定我究竟是否是真正的是主上。”

萧秋狂其实也不能肯定他不是苗王,萧秋狂靠的或许是猜测,也或许是运气,不论如何,他已经对了。

青衣人已经口称主上,那么,他真的不是苗王巫月了。

那谁是巫月?

------------

青衣人不解道:“我自问并未露出任何破绽,究竟你是怎么看破的?能否告知,也让我心服口服?”

萧秋狂望着他心有不甘的模样,明白这是苗王设下的一个招数,要的就是看看的萧秋狂究竟有几斤几两,如今今日萧秋狂一上來就认错了人,那么自然就贻笑大方了。

想到这里,萧秋狂心中冷笑一声,口中缓缓道:“要看破并不难,只因你坐的太直了,腰也挺得太直。”

青衣人道:“腰挺得太直?”

萧秋狂道:“一个善于直律的霸主,腰自然也挺得很直,可并不会如阁下这般僵硬模样。”

“哦?”

萧秋狂道:“你的动作僵硬而且不自然,坐着甚至不如身旁为你斟酒的的侍妾來的轻松自在,这只因你不该坐在这里,古人曰:如坐针砧,再合适不过了。”

青衣人面色难看,喃喃道:“就只有这么一点?”

萧秋狂道:“在你眼中或许是毫无破绽,而在有心人眼中就这一点也足以定胜负了,要知高手过招,是绝不能有任何一丝的纰漏的。”

那美妾突然叹声道:“妾身久闻萧秋狂玲珑心,今日一次,目光如炬,心思缜密,的确不凡!”

萧秋狂谢礼道:“过奖。”

那美妾放下酒壶,轻轻巧巧的转了个身,将自己纤细的弱腰和姣好的容颜完整的展现在了初生的朝阳下,也展现在萧秋狂面前,她娇笑道:“那么,倒要你再看看妾身像不像是个霸主?”

萧秋狂眉观眼,眼观心,道:“夫人美丽过人,大大方方,的确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过也尽止于此了。”

那美妾道:“妾身的位子岂非正是为人斟酒?”

萧秋狂道:“能为霸者斟酒,那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夫人做的很好,相信苗王大人也这么认为。”

那美妾转了转眼珠子,笑道:“你不止有玲珑心,还有一张可以哄死女人的甜嘴。”

萧秋狂道:“在下说的是实话。”

那美妾道:“我喜欢你的实话,妾身唤作水千媚,你可要记住了哦?”

“水千媚?”萧秋狂在心底念了一声,道:“在下绝不敢忘。”

水千媚笑道:“你要是忘了,沒准我会挖出你的心……”

萧秋狂躬身一礼,不再多言,他又走到那弹琴的侏儒面前,道:“乐章华丽而丰美,可惜缺之灵魂。”

小侏儒停下弹奏,躬身道:“阁下说的是。”他的声音并不如一般的侏儒那般尖细。反倒

萧秋狂道:“所以你也不是苗王大人。”

小侏儒道:“为何?”

萧秋狂想起自己來时看到的情景,说道:“在下从天之村这一路上的景致看來,不难发现,苗王大人绝不是个华而不实的霸者,所以自也不会弹奏一曲缺乏灵魂的乐曲。”

小侏儒轻轻的搓动着自己的小手,道:“原來如此。在下的确不是。”

萧秋狂望着他那带着薄膜手套的小手,又道:“毒君子阴姬?”

小侏儒阴姬道:“贱名有辱清听了。”

萧秋狂又道:“但凡用毒的行家,都听说过阴姬这个名字,沒想到今日得见真人,实在有幸。”

阴姬道:“你失望了吗?沒想到生人勿进的毒君子竟是这般模样。”

萧秋狂道:“的确沒想到,不过身高是父母所赐,目光高远却是自己铸炼,希望阁下明白。”

阴姬冷笑不语。

萧秋狂又缓慢走到朱门门槛上狂吃炸鸡的乞丐模样人面前道:“烧鸡好吃?”

乞丐收回自己的目光,用那脏兮兮的手袖猛地擦了把脸,可偏偏这一擦反倒是把满嘴的油擦的满脸都是,有说不出的油光发亮。

“好吃!”

萧秋狂道:“你吃很多?”

乞丐道:“吃很多。”

萧秋狂道:“为什么吃很多?”

乞丐裂开满嘴黄牙一笑,道:“难道阁下沒听说过能吃是福吗?”

萧秋狂想了想,道:“听老人家说过。”

乞丐道:“很好。”

萧秋狂道:“还因为很饿?”

乞丐道:“很饿。”

萧秋狂道:“骨瘦如柴,胶深似海,你不是霸者。”

乞丐道:“我不是。”

萧秋狂又看了他那一身褴褛的模样,突然想起一个人,道:“阁下正当是丐家帮弃徒萨桑?”

乞丐萨森道:“不错。”

他口中说话,可那如鸡爪般的十指还在不断的往嘴里塞食物,不一会儿,那只烧鸡也快要被吃完了。

萧秋狂叹道:“我听说你得了一种怪病,需要不断的吃东西,可偏偏越吃越饿,越吃越瘦,看來是真的。”

萨森的目中仇恨之色一闪而过,重归于平淡,又拿起旁边的肥猪蹄狠狠啃了一口,道:“我这个病,也许却是多少女人求也求不來的……”

萧秋狂叹道:“能吃是福,看來也并不如此。”

萨森忽然道:“你吃猪蹄?”

萧秋狂道:“不吃。”

萨森道:“那么,请便。”

既然萧秋狂不吃猪蹄,那么他们之间再无谈话,他自然也不会苗王,只因苗王绝不会是需要靠着不停的吃才能活下去的人。

那院子里扫地的的老人已渐渐将所有桃花收拾到一处,现在院子里只剩下那软榻旁懒汉呼呼大睡的身下还沒有扫干净,他已提着扫帚走过去了,忽然一条清秀的身影挡在他面前。

老人抬起昏花的眼睛一看,这人自然就是萧秋狂。

萧秋狂拦住他,道:“你不该过去。”

老人道:“老朽为何不该过去?”

萧秋狂道:“我是为好。”

老人奇道:“哦?好在哪里?”

萧秋狂道:“救你的命。”

老人道:“救老朽的命?”

萧秋狂指着那呼呼大睡的懒汉,道:“只因他在睡觉。”

老人道:“他在睡觉所以老朽不能过去?”

萧秋狂道:“是的。”

老人道:“老朽若是过去便要死!”

萧秋狂肃然道:“是的。”

老人叹道:“所以老徐也不是苗王?”

萧秋狂道:“不是。”

老人道:“为什么?”他问的自然是为什么萧秋狂能看出他不是苗王。

萧秋狂解释道:“你扫地时挥动扫帚的动作还不够匀称,力量也未完全控制到恰到好处,或许是你功力未至炉火纯青,更可能是你怕扬起的尘土飞到他身上去。”

老人道:“哦?为何老朽会担心尘土飞到他身上去?”

萧秋狂叹道:“只因他才是真正的苗王。”他走到睡汉身前,躬身道:“苗王大人,萧秋狂來了。”

------------

那懒汉此时似乎才醒,金黄的朝阳似乎有些刺眼,他眯着眼,尽量的眨眨眼,忍受着那种光亮,慢慢的伸了个懒腰,手往脸上一抹,竟露出一张清秀迷人的脸庞,他起身后径直走向石桌,原先那青衣人早已离座垂手站在一侧候着,随手操过一杯酒倒入口中,咕噜咕噜洗漱了一番又吐了出來,才笑对萧秋狂道:“坐。”

小院里阳光艳艳,桃花飘香。

萧秋狂迟疑道:“这……”

那懒汉早已一扫颓势,目光炯炯,他淡淡道:“这些年來,你是第一个能认出我的人,有什么话先坐下吧。”他又朝水千媚道:“去取我那铁观音來。”

水千媚屈身应道:“是。”她踩着那奇特而风情的步伐慢慢上楼去,转到梯口,竟然回眸一笑,当真是百媚生。

那睡汉又朝龟大爷、巫梦两人招招手,道:“你们也自己坐下吧。”

巫梦方要做到萧秋狂身边那张石凳,忽然睡汉拍拍自己右手边的石凳又道:“阿梦,坐这里。”巫梦哭丧着脸,只能乖乖巧巧的坐下,像个木头人般不敢动不敢言,萧秋狂若非亲眼所见,根本不敢想象这个乖乖的丫头就是那个混世小魔头!

睡汉又看了一眼龟大爷和他怀里的王霸尸首,道:“你也來了?”

龟大爷一撩衣摆,大刀阔斧的坐下,道:“老子不能來?”

睡汉道:“能,你也坐吧。”

龟大爷冷哼一笑,道:“老子已经坐下了。”

睡汉淡淡的嗯了一声,居然索性闭目养神不再言语,他方刚睡醒,此刻哪里会还困,这不过是在表示他已不愿多说话了。

龟大爷忍不住道:“老子來这里不是看你睡觉的!”

睡汉缓缓张开眼睛,龟大爷被他这双眼睛瞧了一眼,竟也不觉有些手足失措起來。

“那么,你是來杀我的吗?”

龟大爷道:“不是。”

睡汉道:“既然不是,那么何不等等呢,等品过我辛苦寻來的上等铁观音后,有什么话再说不迟。”

龟大爷还想在说什么,已被萧秋狂轻轻落下。

萧秋狂道:“请。”

睡汉又闭上眼。

此时,那水千媚已经扭着水腰,走下红楼來,她涂有凤仙汁的十指纤手里捧着一个紫檀托盘,托盘里一只红泥小火炉,一把淡青紫铜壶一柄蒲扇,还有一套精致小巧的茶具。

她满面着娇媚的微笑,坐到了睡汉的另一边,和巫梦正面而对,她开始引火烹茶。

萧秋狂发现巫梦似乎很不喜欢水千媚这个女子,她冲着水千媚龇牙咧嘴的,满面愤恨,偏偏那水千媚又绝不理她,除了那壶茶,此时她眼里再也沒有任何其他东西。

“阿梦,你从小便我与你说了,喝茶是为了定心养性,看來这些年你还是沒有丝毫长进!”睡汉忽然道。

巫梦沒想到他闭着眼睛也能看见自己的模样,不由心里惧怕,口中小声道:“是。”

此刻,那微滚的茶壶里已有阵阵的的清香传出,混合着桃花的幽香,倒也是令人心神皆醉。

这铁观音顾來有三好,色金黄浓艳似琥珀,香天然馥郁如兰花香,滋味更醇厚甘鲜,此刻不过才出一好,已是让人觉得不凡,的确是好茶。

萧秋狂面额抽动忽然道:“这茶喝不得。”

“哦?”睡汉沒想到萧秋狂会这般说,他奇道:“为何喝不得?”

萧秋狂道:“只因在下心中有话要说,心不能静,茶便不香,若是喝了简直是糟蹋了这等天地良材!”

睡汉忽淡谈一笑,睁开眼道:“此刻水未沸,阁下若是有话要说,便请吧。”

萧秋狂沒想到他会这般回答,倒是一怔,忽然长长吸了口气道:“我真沒想到居然是你……”

懒汉淡淡道:“世上之事,本就想不到的多,若是事事顺人心,又何來这么多的争斗?”

萧秋狂忽然发现他平淡的笑容中,实在蕴藏无比的智慧,那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更能看破一般人看不见的东西。

他忍不住叹道:“你就是苗王?”

睡汉颔首道:“我就是苗王。”

萧秋狂虽然已经肯定他就是苗王巫月,可终于等到他亲口承认,依然觉得一阵心神悬晃,喃喃道:“原來是你,原來我们早已经见过了。”

巫月道:“第一次你我音韵相合于荒庙,第二次更与西子湖对饮,畅快淋漓,又是何等的幸事,可我早已知道,我们之间已不能再见面了,只因这第三次见面绝不会太愉快。”

萧秋狂叹道:“我也沒想到当日一别,再次相见会是这般情景!”

巫月目光忽然如刀,锋利无匹,道:“你本不该來。”

萧秋狂迎着他的刀锋,咬牙道:“我不得不來!”

巫月默然良久,方自长长叹息一声,喟然道:“我早已说过,你若是个哑巴,那该多好,人与人之间,语言是最多余的,人的话意思太多,更掺杂无数谎言与背叛,这就是天下所有是非的來源。若是沒有语言,就不会有恩怨,若是沒有恩怨,那么这段交情又会是何等的荡气回肠。”

那一夜,荒庙之中,月光蓉蓉,夜色缭绕,黑云欲掩还盖,青衣男子盘膝而坐,六指翻飞,呜呜埙响,此际,堆火繁盛,火性炎上,赤赤有越演越烈之势,阿丑绕火而走,横篪唇边,声从孔出,两人相知相合,实在是伯牙子期,天作之合。

可惜,这一切都太短暂了。

为什么世上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的短暂?

萧秋狂的目光中也露出缅怀之色,他叹道:“我本不想來的。”

巫月道:“可是你已经來了。”

萧秋狂道:“是的。”

巫月道:“你不仅來了,也认出了我。”他顿了一顿,又道:“这些年來,你是第一个能够认出我的人。”

萧秋狂道:“你布置下这个局自然是想看看我到底有几分斤两了?”

巫月道:“其实,我已想到你能看破,只不过还是要试一试。”

萧秋狂道:“要看破这并不难。”

巫月道:“哦?”

萧秋狂道:“那只因你真的在睡,在此时此刻还能够安然入睡的人,一定是有非凡的气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做得了苗王的宝座。”

巫月道:“不知为何,今日我睡得特别好。”

“况且!”萧秋狂一指那空空无人的软榻,笑笑道:“这张软榻为何沒有人躺着,岂非是因为主子躺在泥地上,做奴才的自然不敢睡在床上。”

巫月颔首道:“你说的很好!”

萧秋狂道:“古人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也正是这个道理,既然沒人敢睡在软榻上,那么胆敢睡在这卧榻之侧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这霸主本人了!!”

巫月忽然长长的凝望了萧秋狂良久,才叹道:“本王自以为这布局天衣无缝,哪曾想到居然能被你看出这么多破绽,可敬!可惜!”

他敬佩的是萧秋狂的眼力、智慧,可惜的是这样的人不能为他所用!

------------

“苗王大人过奖了!”萧秋狂笑道:“古人对朋友是倒履相迎,今有苗王大人酣睡以待,倒也是交相辉映。”

巫月突然仰天狂笑起來,笑声震动桃花纷纷落下,看來那老人是白扫了一上午了,只听他狂笑道:“你不是朋友!”

萧秋狂道:“哦?萧秋狂为何不能是朋友?”

巫月笑声一顿,道:“世人皆知,萧秋狂已是南国皇子,与我苗域正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萧秋狂微微一笑,道:“世人愚钝,难道苗王大人也信这满世流言?”

巫月看萧秋狂良久,道:“空穴來风,未必无音!”

萧秋狂道:“既然苗王大人听信留言,自然也该知道,在下并不是真正的皇子。”

巫月道:“似有传闻。”

此时,茶已沸腾,水千媚为两人烫过杯子后,屈身倒了一杯。

萧秋狂谢过,浅啜了一口,只觉得入口极苦,回味却是清香无比,他细细品过一口后道:“世上传闻何其多,苗王大人究竟该信哪个呢?”

巫月笑道:“如此说來,你莫非想要与本王做个朋友?”

“不敢!”萧秋狂起身,道:“在下此番前來,只求一件事情,还望……”

巫月截止道:“你要阿瑶?”

萧秋狂恭敬诚恳道:“请苗王成全!”

巫梦眉头一开,她沒想到萧秋狂竟会这般直接主动,心里面又是为姐姐高兴,又是有一点酸溜溜。

“不行!”巫月一口回绝,道:“即便你不与本王为敌,可惜,你出身名草堂,绝不能与阿瑶有任何的关系!”

巫梦尖叫道:“爹爹!”

“闭嘴!”巫月厉声道:“还有你,私自外出!实在胆大包天!”

“我……”巫梦又低下了脑袋,不敢多说什么。

萧秋狂叹道:“萧秋狂与名草堂之间已经再无关系,此番只求能够苗王成全,我便与阿瑶从此归隐山林,再也不出江湖!”

“你要退出江湖?”巫月再也沒想到萧秋狂居然会这么说,他不可置信道:“你……”

萧秋狂笑笑道:“这江湖本就不属于我,只是这些年來误入歧途罢了,如今羁绊我身上的一切都已解脱,这江湖对我來说,也不再有任何的留恋了。”

若非亲耳听到,绝难相信蝶恋花居然早已厌倦江湖,其实萧秋狂从一入关便已深深的厌倦了江湖上无止休的背叛、杀戮和争霸,他本想一心回到从前,可现在,余歌一手将他的梦击碎了。

现在,这偌大的江湖,对于萧秋狂來说不过是个牢笼罢了,一只养蝴蝶的笼子。

“萧秋狂此生,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和阿瑶共度到老,还请巫老伯成全。”

萧秋狂竟缓缓走出位子,屈膝跪在巫月身前。

巫月知道,他这一跪,跪的不是苗王,而是巫月巫瑶的父亲,所以他口称的是巫老伯。

“你不必跪我。”

巫月避而不受。

萧秋狂不论巫月说什么,他只是顾着自己说话道:“萧秋狂自问身无长物,也不能礼下重聘,唯独这颗心是真的,还请……”

“其实,你有一件东西很值钱!”巫月忽然道:“非常值钱!”

萧秋狂垂眉道:“请苗王赐教。”

“这?”巫月浅抿一口茶,他说道:“你可知道,余歌已经陈兵三十万于龟城,不日即将南下!”

萧秋狂道:“军国大事,萧秋狂并不太懂。”

巫月叹道:“三十万大军,一旦铁骑踏入我苗域,必将是一场巨大浩劫,而这场浩劫更是任何人都不可能躲避开的,更何况她还是我巫月的女儿!!”

萧秋狂心思一动,不禁讶然道:“苗王的意思是……要我做什么?萧秋狂或许江湖厮杀还行,可这千军万马之上,冲锋陷阵并非所长!”

喜欢少侠凶猛请大家收藏:(www.7tingshu.com)少侠凶猛去听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少侠凶猛最新章节 - 少侠凶猛全文阅读 - 少侠凶猛txt下载 - 汤圆漏了的全部小说 - 少侠凶猛 去听书网

猜你喜欢: 修真界败类拜师九叔之茅山道术末代散修我从凡间来星辰变仙界修仙不朽丹神白袍总管武谪仙大道惊仙超脱从将夜开始仙道狂龙九天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大唐仙医通天大圣凡人修仙传侠行天下大漠江湖2斗战狂潮1加1加1大于3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灵使养成计划大劫主大周仙吏仙府之缘
完本推荐: 幽岚传奇gl(原名:奸商传)全文阅读与春色相逢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狐狸与猎人全文阅读每天都在风靡帝国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鬼王爷的绝世毒妃全文阅读悍将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希腊神话]大地之父全文阅读青云上全文阅读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我只想享受人生全文阅读超级鉴宝大宗师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回到私奔前夜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无疆全文阅读姑姑在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有请小师叔这个皇子真无敌藏珠东厂观察笔记登塔我是最强的逆天神医妃明尊基因大时代大唐第一世家欢想世界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快穿)炮灰的人生极限伏天网王:最强老师陌路无归寻仙辞我要做驸马爱情公寓之神级天王宠妃的演技大赏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九星之主神凰不为徒我在明末有套房无敌大百科[快穿]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混沌天帝诀神捕大人又打脸了黎明之剑重生农门小福妻戏精打脸日常

少侠凶猛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少侠凶猛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少侠凶猛txt下载手机版 - 汤圆漏了的全部小说 - 少侠凶猛 去听书网移动版 - 去听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