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去听书网 >> 云疆古煞之巫葬 >> 第270章 皆大欢喜

第270章 皆大欢喜

冷曼站在一旁直接无语,死拉拉瞪小耗子,板猪肉干老疙瘩,还真是一对憨腚,没得救了。

算了,反正也不关她的事,爱咋怼咋怼,就是把太阳怼下来她也懒得管......

好像那玩意不用怼,自个儿会下山。

冷曼摇摇头,本来她还挺在意曹满的伤势,毕竟是因为救她对方才会经历后面一系列的惊险刺激,才会滚得可以和皮球媲美,可现在看来,这精神头,老牛也能干翻一头,权当她自作多情了。

没有理会怼了眼的二人,冷曼打着电筒朝四外看了看,她感到有些疑惑,段虎去哪了?又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从黑暗的阴影出传来一声可怕的嘶吼声,随即又一只帝尊耗子王走了出来。

冷曼大吃一惊,身子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这时候怼眼的洪泉和曹满也惊恐的移开了视线,目光不约而同的朝出现的耗子王看去。

从阴影中缓慢走来的帝尊耗子王,散发着狂暴愤怒的气息,全身毛发倒竖,就像一根根钢针般尖锐骇人,抖动的嘴角上翻着,露出了里面那对锋利的巨齿,在手电的光芒下闪烁着森白的寒意,仿若铡刀般让人触目惊心。

脸上依旧是两个空洞的血窟窿,渗出的黑血就像两行血泪挂在粗糙丑陋的脸上,就像是在哭诉着什么,又像是在悲伤着什么......

曹满一拍脑门,触动了伤势,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

怪他粗心,明明知道耗子王并非孤影单只,而是成双一对,连耗崽子都生了一大窝,能落单吗?

现在好了,仇家找上了门,不来场死战看来是不会罢休的。

只是有一个问题曹满没有弄明白,究竟刚才死在他手上的那只帝尊耗子王是公还是母?现在找上门寻仇的又是母的还是公的?

管他大爷的公母,曹爷爷几乎把耗子窝都踏平了,身上背负了何止数条耗子命?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现在最最关键的是该如何打发最后的这只耗子王,好让它们一家团聚,在阴曹地府中其乐融融的过小日子。

“洪伯......”

趁着前来的耗子王还在那憋气愤怒着,曹满小声的问向了身旁的洪泉。

“啥,啥事?”

洪泉的声音带着一丝微弱的颤音,看来经过刚才那一战,老头是真心怕了耗子老僵。

“你不是想抵债嘛,现在机会来了。”曹满提醒道。

“机会?”洪泉一翻白眼。

我去你大爷的机会,送死的机会还差不多!

贼耗子,没安好心,急着送洪爷爷上路,我咒你个屁股长脓,脓死你!

“呃.......”

“别鹅了,再晚就成鸭子了,你倒是还想不想抵债了?想的话就动手!”曹满催促道。

我动你祖公的手!咋动?洪爷爷就问你咋动?

你动一下,爷爷一准动十下,不带少的!

洪泉苦脸缩头,没了爷们的气色,多了几分怯意。

这能怪老头胆小吗?

不尽然,耗子老僵的威力他又不是没试过,那家伙老凶残了,其他不说,就凭那风驰电掣的速度,何止够老头喝上一壶的?

之前动手非但没捞着好处,还偷鸡不成蚀把米,一背脊的血口子就是最好的证明,还来?

送命也不见得是这么个送法。

危难之际,冷曼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们别动,这只耗子王交给我好了。”

一句话曹满顿时挑起了大指,他转眼看着洪泉,眼神代表了一切。

瞧瞧,这就叫巾帼之色!

巾帼不让须眉,一点都不带假的,不像某些胡子飘飘的老疙瘩,毛长一样不靠谱。

洪泉不服气的回瞪了一眼,目光同样代表了一切。

爷爷呸你个死耗子,年轻力壮却畏畏缩缩,连个姑娘家家的都比不过,都能羞死你家祖公爷!

要不是洪爷爷年岁大了,腰酸背疼手脚不利索,别说一只耗子老僵,就是一窝我也不带眨眼的!

“耗子。”这时冷曼说道。

“啥事?”曹满双眼崇拜的问道。

“借你那把黑色的匕首一用,否则单靠我身上的家伙事,不足以对付这只耗子王。”

“好说,一点小事而已......”

曹满欢喜的答应了下来,可是......

“糟了!”

突然冒出来的一声惊呼好悬没把洪泉吓趴在地上。

“臭耗子,没事咋呼个什么劲儿?练嗓子呢?”洪泉怒喝道。

真把洪爷爷吓出什么好歹来,爷爷欠下的债你还!

“小,小曼,不好了,那把墨霜还插在耗子王的脑袋上呢。”曹满尴尬的说道。

冷曼一听,气得七窍都要喷出浓烟来,敢情姑奶奶自告奋勇想要独战耗僵,原来是嫌命大赶着去送死!

你丫的贼耗子,不带你这么玩人的,没了称手的家伙事,你让姑奶奶咋去战斗?

冷曼恨不得给曹满来顿河东狮吼,只是还没等她发作,远处步步紧逼而来的帝尊耗子王终于开始发了狂。

但见耗子老僵四爪猛的一蹬地,在地面上留下四个爪印之后,快如飞芒般疾驰而来,眨眼的工夫,化为一道黑色的疾风便出现在了三人的近前。

耗子傻了眼,洪泉瞪了眼,冷曼惊了眼,三对眼珠六只不带少,一个瞪得比一个大,一个鼓得比一个圆。

腥风袭来,三人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耗子老僵的巨齿笼罩在了下方。

就在这时......

“嗖嗖嗖!”

三声破空声响起,三道红色的厉芒直射而来,同时打在了巨鼠的脑门上。

“啪啪啪”三声炸响,耗子老僵被炸得翻身倒地,脑门上冒出了三股红色的火苗。

火苗无风自燃,转眼连成一片,一下就把巨鼠的脑袋席卷在了其中。

帝尊耗子王疼痛交加,就地翻滚了起来,一边剧烈翻滚着一边吼出了尖锐刺耳的音噪,震得不远处的三人双耳如针扎般难受。

翻滚几圈,脑袋上的赤火渐渐熄灭,巨鼠顶着又黑又焦的脑门刚要站起来,半空中飞来三道黄色的符篆,顿时把它包围在了里面。

“十方丁甲入法途,六律玄真开道光,不动上灵,赤火降魔,赦!”

随着几声法咒声响起,三道符篆化为三团赤焰将帝尊耗子王吞噬在了里面,凄惨的吼叫声再次响起,没过多久,挣扎着的巨鼠被赤焰吞没,化成了一滩浓浓的黑血......

等段虎高大的身躯出现在二人的面前后,惊喜交加的曹满激动得跳起来就想扑上去来个兄弟抱抱,不过就他那身青红紫胀的伤躯,还没跳起来,就疼得他在地上打滚,“哎呦呦......”痛叫声不断。

洪泉也挺激动,同样也想来个哥俩抱抱,不过他的伤势也不轻,动作大点,还没来到段虎身旁,老头疼得脸皮一抖,在地上玩起了打滚。

“老二,耗子,又不是外人,何必一见面就行此大礼?就算要感谢虎爷,也不用五体投地吧?”段虎玩味的说道。

玩你大爷的五体投地!

洪爷爷和曹爷爷是疼得打滚,和大礼屁关系都没有!

黑脸蛋,狗嘴没好牙,臭嘴一张。

“虎爷......”

冷曼上前刚想问一声,段虎摆摆手,迈步来到死在曹满手中的耗子王身旁,拔出墨霜后拿出一道赤火符,随手一弹,将巨鼠的尸躯化为了一滩尸血。

......

等四人相互围坐在了一起,段虎大方的发着烟,洪泉没好气的接过后直接点上,曹满也很是不满的点上了烟,二人吞云吐雾,像是在发泄什么似的,几下就抽完了一根,接着一伸手,又向段虎讨要第二根。

段虎笑了笑,递出了纸烟,他知道二人在埋怨什么,也知道对方心里想着的那点小九九。

“虎爷,既然你在暗处设伏,为何不一早出手,你看这事闹的,老头我一把老命都差点栽了。”半晌,洪泉不满的问道。

“可不是嘛,亏我还担心你的安危,邀约大伙前来相救,你瞅瞅我这一身的破衣烂衫,还有满身的红印,早知道虎爷你没事,我何必去和耗子王一争长短?”曹满也开了口。

冷曼倒是没说话,但是目光却很是不善,看来也是动了怒。

“呵呵,小事,只是小事而已,何必气呼呼的。”

段虎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气得三人有胡子的吹胡子,没胡子的瞪眼,那凶恶恶的样子,就等着看谁胆大先拔头筹,只要有人先出手,剩下两个一定毫不含糊的出黑手,不出了这口闷气,都能把肚子憋疼了。

段虎依旧笑着,越笑还越高兴,特别是看见三人冷皮沉脸的样子,他更加开心,开心中还带着股亲切的味道。

难怪段虎会开心,因为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在乎他的生死,就像亲人般能奋不顾身的仗义出手,这在以往是看不到的。

话说回来,当时段虎隐身在了黑暗中,为的就是寻找动手的机会,为此他还特意隐匿气息,做足了准备。

后来呢?

当洪泉被耗子王压在身下撕咬的时候,段虎正想出手,谁知愣头青曹满冲了上去,骑着巨鼠跑了个没影,为此段虎还在暗中不断追寻,可耗子王的速度也太快了,任他紧追慢赶,到最后还是追丢了。

这能怪谁,怪段虎吗?

恐怕不尽然。

好在曹满骑着巨鼠又跑了回来,不是一次,还是两次,看得段虎哭笑不得,要不是为了隐藏身形,他非笑出声来不可,憋得他肠子都快打了结,那难受劲儿甭提多么尴尬。

当耗子王死在了曹满的手中,段虎挑大指暗中夸赞了一番,不过他没敢现身,因为听曹满讲过,帝尊耗子王是成对出现的,既然来了一只,那么第二只肯定还隐藏在暗处。

敌不动我不动,所以段虎才没有离开出现,直到第二只耗子王现身之后,他才在关键的时候出手,一举击杀尸化了的巨鼠。

事情的经过便是如此,当段虎简短诉说之后,曹满服了气,洪泉顺了气,冷曼呢?

依旧冰着俏脸,不过目光和善了不少。

一场误会总算是解开了,不过洪泉和冷曼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当初动手是为了还债,可现在,白忙活一场,感到有些吃亏。

“虎爷,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洪泉出了声。

“呵呵,啥事,老二?”

“你看我能不能用其他方式还债?否则上百斤的金子,你就是榨干了我的老骨头,我也还不起。”洪泉说道。

“哦?那你说来听听如何个还法?”段虎很有兴致的问道。

“很简单,如果再遇到什么老僵粽子,虎爷你不用出手,全权交给我就行,直到杀到你满意如何?”洪泉提议道。

“算我一个!”冷曼也出了声。

“老四,不是说你的肉债不用还了吗,你咋也站出来了?”段虎好笑的问道。

冷曼脸一沉,臭黑蛋,说话就是难听,啥叫肉债?敢情姑奶奶是来卖肉的不成?

缺德带冒烟,不是好货。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虽然不能完成赌约,但是我不会赖账的,虎爷,我希望可以用其他方式来作为补偿。”冷曼回道。

“这个嘛......”段虎瞅瞅冷曼又看看洪泉,拉起了长调。

“虎爷,你就答应他们好了,刚才你也见到了,洪伯和小曼为了救你几乎送了性命,就冲这一点,你怎么的也该表示一下,对吧?”

曹满主动劝说,主要还是为了冷曼,一见对方愁眉冷脸的样子,他心里就不舒服,再怎么说,第二春的指望还在对方身上,真要寒了冷曼的心,之后该咋整?

“好吧,既然连曹耗子都这么说了,如果虎爷还铁石心肠,岂不成了痞子恶霸了吗?我答应你们了。”

话声一落,洪泉乐得直拍巴掌,冷曼冰霜的冷脸也焕发出了开心的笑颜,曹满呢?

这丫的都快看得如痴如醉了,张嘴瞪眼,就差口水直流。

嘿嘿,还是我家小曼好看,跟朵鲜花似的,咋瞅咋漂亮,不但漂亮,还水灵,嫩得都没法比。

唉,可惜梅儿不在了,否则有了梅儿再加上小曼,来个齐人之福,曹哥哥就是现在死都心甘情愿。

梅儿,曹哥哥再娶一个你不会生气吧?

梅儿......

不知咋的,也许是想起了曾经的发妻,曹满看着看着眼圈一红,口水没留下来,眼泪倒吧唧吧唧的流个不停。

段虎瞧得是一头黑线,我去你大爷的曹耗子,你还真是古今中外第一人啊!

瞅美妞能瞅得落眼泪,喂!至于用情这么深吗?

冷曼很是纳闷,这是咋了?

刚才贼眯眯的直冒贼光,现在咋流起眼泪来了?难道姑奶奶长得不好看,把你看哭了?

去你丫丫的,姑奶奶就那么不讨人待见吗?

至于洪泉?

老头根本没心思去看曹满,这会儿他正满大洞的找着老僵呢?难得黑脸松口,如果这一次的机会没把握住,他非抱憾终身不可。

喜欢云疆古煞之巫葬请大家收藏:(www.7tingshu.com)云疆古煞之巫葬去听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云疆古煞之巫葬最新章节 - 云疆古煞之巫葬全文阅读 - 云疆古煞之巫葬txt下载 - 语魁的全部小说 - 云疆古煞之巫葬 去听书网

猜你喜欢: 旱魃神探冤魂庇护所大祭司都市之捉鬼网络系统魔临大道浮图恐怖娱乐大师与女鬼老婆抓鬼的日子神魂之判官判官云疆古煞之巫葬天机之神局诡行天下皮影人诡灵公寓深夜书屋人小鬼大黄泉大亨百鬼直播寻墓者之天龙十二窟尸王小道长最后一个摸金校尉阴间临时工
完本推荐: 绝品贵妻全文阅读穿去史前搞基建全文阅读所有敌人都对我俯首称臣全文阅读法医星妻太妖娆全文阅读我的学姐会魔法全文阅读为你而王全文阅读史上最牛宗门全文阅读玛丽苏历险记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材料帝国全文阅读嫡女煞妃全文阅读重生之泳将全文阅读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全文阅读玉玺记全文阅读穿越之奸宦巨星全文阅读另类情敌(GL)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傅先生,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龙图案卷集·续斗武乾坤山海八荒录我家师父撩不动服不服战国大召唤大国体育重生似水青春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垂钓之神仙宫DC家的骑士穿成异能大佬后我出道了当佛系学霸穿书到虐文万族之劫电影世界体验卡武炼巅峰逆天神医妃明天下向往的生活:赶尸驿站!圣墟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武破九荒战国新路冰与火之魔山叶安小阁老华山神门小师妹她又凶又靓穿成年代文里的学霸

云疆古煞之巫葬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云疆古煞之巫葬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云疆古煞之巫葬txt下载手机版 - 语魁的全部小说 - 云疆古煞之巫葬 去听书网移动版 - 去听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