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去听书网 >> 天师 >> 四

接下去的日子,写作整理地脉,读作新婚旅游。

岳轻与谢开颜悠悠闲闲地在各地旅游,主要目的看泰山的日出,看东海的碣石,看江南的风,看西岭的雪,次要目的到了一个有需要的地方顺便干干活还还人情债,把山水地气给好好调整一下,让因为种种原因而一直从天地窟窿中泄露的灵气给补充回来。

中途难免也遇到了一些一生放荡不羁执着被打脸的反派。

一般碰到这种人物,岳轻总是能够满足他们的想法,告诉什么叫做坦白从宽,改过自新;抗拒从严,牢底坐穿。

比较值得一提的还是出自“那里”的剩余两位仙主。

罗跃光已死,终极兵器与根据地都被捣毁,剩下的两位仙主的宏图霸业一朝烟消云散,但众人知道还有“两位仙主”,却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与身份。因此这两个人在逃过一劫之后,照旧潜伏在风水界之中,伺机搅风弄雨,并且还真被他们重新秘密搞起了一点小规模……然后他们就遇到了重新在名山举办的风水界盛会。

好巧不巧,岳轻还正在这个盛会中被邀请,成为了盛会上唯一的诸派宗主。

谢开颜作为宗主家属一同参加盛会。

盛会之上,各派讲道斗法,宗主在台上将目光往下一溜,把所有人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在盛会之中淡定地打了个电话,把当地执勤地警察叫来,当场带走了两位还心怀侥幸的仙主,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警方及时回电,告诉岳轻与风水界诸人,他们已经通过现代完善的审讯流程,撬开了两个人的嘴,拿到了他们历年来犯罪的证据,现在将暂时收押在拘留所之内,只等经过了法院公开审讯程序,就立刻进入监狱之中服刑。

消息传回,本来对岳轻暗暗有点嘀咕的风水界中人心悦诚服,纳头就拜,等着宗主发下一点好东西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盛会结束,风水界诸位门派的掌门与长老和年轻一辈的顶尖子弟一起将岳轻与谢开颜送到山脚,一路上边,岳轻对身后众人别了又别,一别十次都没有把人给别了。

最终他没奈何地搜索枯肠,又想起了一个还算有趣的功法也能适应这个世界层次的强身健体功法,拿出来给各派掌门参详参详,才算阻止了他们穷追不舍的脚步。

以飞星派掌门和解飞星为首的众风水界人士终于再挖出了一点好处,十分有眼色地停下脚步,真正与岳轻作别。

飞星掌门仔细妥帖地收好了岳轻与谢开颜的画像和照片,准备放在祖师庙中继续供奉,还感慨说:“当年就是有了这张照片与图像,我飞星派才能再度认出岳师来,还望再过百年,我等如木石土灰,而后辈如勃勃朝阳之际,岳师还能三次贵足临贱地,再让后人仰望风采。”

岳轻洒然一笑,并不回答,只与谢开颜飘然而去。

解飞星本来一直在旁边微笑,等自家掌门话一说完,他看着岳轻远去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瞳孔放大,神情呆滞:“等等,师父,您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岳师就是当年的太微真人?”

飞星掌门瞟了身旁还嫌天真的继承人一眼,拈拈须,给了其一个姜还是老的辣的微笑,慢悠悠走了。

此后岳轻与谢开颜一路的走,天地之间的形貌便渐如白布拭窗,尘埃拂去。

天地也为之一新。

山川上的草木重新生长,海洋下的物种再度繁衍,灵气自山而下,自水而上,在天地之中交汇氤氲,而后如蒸气一般徐徐而升。

众人肉眼所不能看见的地方,在岳轻与谢开颜眼中却纤毫毕现。

值此之时,两人正呆在一处风景独好没有人烟的地方。

这是天的尽头与地的绝处,是岳轻和谢开颜一起整理出来,临时停留的地方。

在这里,天地之间发生了无穷无尽的变化,灵气交合,一时如龙凤呈祥,一时又如日月星辰,最终它们清而上天,浊而下地,天上众仙,地下众鬼,一一化出仙身来此向岳轻与谢开颜行礼叩拜。

岳轻与谢开颜也逐一还礼。

也正是此时,岳轻将手指于脑海中一牵,一缕神思如袅袅细烟,被他牵引而出。

太微有点茫然地看着周围。

岳轻随意取了一段梅枝,将其一点,便是一具空荡荡没有魂魄的仙躯。

他再一招手,太微的魂魄已经进入了这仙躯之中。

刹那之间,太微已从已从一缕神识变成了一个与岳轻有三分相似七分不同的人。

他身着白衣,黑发披散,广袖大袍,袖中自有一股天然冷香。

此时众仙与众鬼正在归为,拥有仙身的太微站在众人之中,只感觉自己犹如清气随之而上,倏忽之间便将离开此界。

他唇角的似笑非笑的弧度骤然拉开,变成了狂放的大笑。

众仙虚影之中,唯独他实体宛然,依云而上中,遥遥冲岳轻稽首作礼。

岳轻照旧回了一礼。

等着七日变化之后,所有消弭无无形,天庭也好,地府也好,已然回归正常秩序。

岳轻再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谢开颜。

此时隆冬刚至,大地银装素裹,枝上寒梅迎风独立,湛然而开,一缕幽香萦绕在两人鼻端。

岳轻一抬手,已裹了谢开颜躺在雪地上。

那束在脑后的头发骤然散开,千丝万缕的黑铺了一地,满地的碎玉乱琼沾在谢开颜的发上,脸上,以及脖颈上。

而后随着人体的热度化为几滴晶莹的水珠,在面颊与脖颈处划出一道透明的痕迹。

岳轻俯下身,以唇碰触这一点冰凉。

但冰凉未至,更为滚烫的热量已经包裹了他。

谢开颜在地上张开双臂,环住岳轻,他抬起身体,亲吻岳轻。

一点热量在雪地中骤然炸开,岳轻慢条斯理地啃噬着身下人的嘴唇,轻轻一扯衣服,套在谢开颜身上的衣服就层叠而落。

一具完美的身体□□地横陈在雪地之上。

他的手臂劲瘦却拥有移山倒海的力道,他的身体同样消瘦却更含有毁天灭地的实力。

然后他的手软软地缠着自己。

身体因为自己的每一个动作而颤抖泛红。

岳轻唇边露出一丝微笑。

然后微笑到了他的眼底。

他再次亲吻谢开颜,看着对方被自己影响,为自己迷乱,满心满眼,全是自己。

“唔——”

轻轻的闷哼突然在雪地里响起,梅花簌簌而动,雪中两人交缠一体,密不可分。

岳轻在应该来上一根烟的事后神思一晃,魂游天宇,出现在了过去。

这个时候还是最初最早,他真心实意将谢开颜当成自己养大小孩的那个日子。

想把日子过得清净总能把时光打发。

那一次群仙宴中,岳轻于忽然之间心有所动,所以将一个天生天养,活在荒野的异兽捡回去玩了一把养成。

千亿时光中头一次养一个孩子,任何事情对于岳轻而言都是新鲜的。

比如他喜欢的未必是孩子喜欢的,他觉得孩子需要的未必是孩子真的需要。

再比如虽然这孩子大多数时候都是乖顺的,可总有那么点时间,它会呲开牙齿露出爪子,冲他“呜呜呜”地乱叫一回。

每每这个时候,岳轻总有些疑惑。

因为他总是没有发现到小东西愤怒的点在哪里。

关于这个,他在最初的时候还向周围的仙君请教,这些一个个徒子徒孙满地跑的仙君拈须微笑,告诉他全是正常的,你家的那个日常还算乖巧,哪像我家的混世魔王,他家的千年魔星,然后一一历数了自家孩子做的那些可怕事情。

岳轻从此了然,再面对颜的时候,便更带了一份宽容从容。

既然所有小孩子都有这种习性,那他偶尔呲牙伸爪,想必也只是像生理上的特种,到了时候就自然而然要磨磨牙磨磨爪。

也因此在颜将要长大又为真正长大的那个时节,他虽然因为颜总是时冷时热的态度而苦恼不已,总觉得对方上一刻还渴望腻在自己怀里打滚,下一刻却翻脸一直跳到另一个世界中然后一百年不回来的行为真的挺奇怪的,却将一切都归于这只是孩子长大的一个必经过程。

毕竟这一群小魔头嘛,谁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所以不管是颜忽冷忽热,是在某一天晚上扒光了他花园中的鲜花,还是恶作剧毁了他的宫殿以及宝库,还是得寸进尺最后去,抢了他最喜欢的那把剑……岳轻一面想要狠狠将对方按在膝盖上打上一顿屁股,一面看着站在自己跟前,又倔强又忐忑的小崽子,终究还是舍不得了。

但就这么放任对方不管天不管地地戳自己的心肝脾肺,并不是岳轻的行事作风。

岳轻一面将自己的剑给了对方,一面不动声色,暗中尾随,跟着颜来到了他的驻守之地。

这些年来,大凡想要在仙界成为战将,总要能够独当一面,以一人之力镇压数界。

他来到的时候,颜所镇守的地界又发生了变乱,颜正赶去处理,他所修筑的行宫自然而然空了下来。

岳轻往里一晃身子,先在花园中看见了自己当年替颜画出来的小冰花,这么多年过去了,它已经繁衍出无数徒子徒孙,正栽满了一花园,在他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他的存在,高傲而冷凝地望向他所在的方向,一阵噗噗噗之后,白雾漫天而起。

岳轻赶紧穿透白雾来到了宫殿之中,那冰花自他笔下而生,有一丝他的神性,故而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

一进宫殿,他又是一惊,只见面前这座宫殿不管是布局还是摆设,都跟他的宫殿一模一样!

他这时候再联想颜拔光他的花园,毁了他的宫殿,忽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_→

小孩子的别扭期,果然是爱在心头口难开!

他就说嘛,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才不会这么简单就变歪掉的~

发现了颜藏在心底深处的一个小秘密,岳轻十分高兴,正想要出去显露真身过来,给颜一个惊喜。但没等他这么做,外头一阵骚动,颜忽然就闯了进来。

这时岳轻还身化虚无,虽然颜他面对着面,却并不能看出分毫不对。但他却也因为外头冰花的不对劲而疑心有仙人闯入自己的宫殿,正目如鹰隼,将室内来回扫视。

岳轻一看颜的模样就知道他起了疑心。

他沉默了一下,看着外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冰花,再想颜最近的别扭,决定还是不要让对方发现自己悄悄潜入他的宫殿,窥探出了他内心的秘密比较好……于是他施施然坐回了自己惯常的位置,打算等颜离开之后再行离开。

这时颜左右看了一圈,实在没有发现室内有什么不对劲的变化,也就将事情归咎于外头冰花的集体抽风,安定地跟着走上来,一下坐到了岳轻旁边。

岳轻:“……?”宫殿中这么大,他为什么一下子就准确坐到了我身边?

他不动声色地让了让身子。

颜摘下腰间的长剑,五指一转,横放在眼前。

岳轻连忙向后一让,免得被自己给出去的剑一下打着了面孔。

颜又一转长剑,刺向岳轻左肋。

岳轻连忙再向左靠了靠,让开这个偷袭。

颜顿时又向下一刺——

总之当颜总算停下舞剑的动作之后,岳轻的姿势已经变得紧密和颜贴在一起,保持一只手抬起将要扣住颜肩膀的架势。

别问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姿势,他也感觉莫名其妙,有了一丝心累。

这时颜微微放松身体,向旁边斜侧了一下,便像是真被岳轻揽在了怀中一样。

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在任何一个外人包括颜自己看来,那里都是空无一物。

颜看着自己的手中的剑,突然微一低头,又小心又虔诚,将唇印在冰冷的剑身之上。

岳轻忽然一怔。

这样近的距离,颜的头颅就在他脖颈旁边,他的呼吸就倾吐在他的衣襟之上,他眼睑与嘴唇的颤抖,一同倒映如了岳轻的眼底。

好像有五指于此时忽然一拨,一曲心弦就此缭乱。

世界之事已经了结。

在阔别了京城数年之久后,岳轻与谢开颜再一次回到了京城。

闻风而来的纪骏还没等他和谢开颜真正进入京城,就将车子开了出来,打算接两人去位于京郊的公墓,解决夜晚鬼声的风水事件。

凡是有得必有失,天地灵气变好之后,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就跟着应运而出了。

事情找上了门来,岳轻心想这和自己多少也有那么点关系,倒是没怎么推拒,爽快地答应了这回事,便带着谢开颜与众人一起到达目的地。

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与一对同样来公墓的年轻人擦肩而过。

两方都顺势看了对面一眼。

然后他们错开路线,岳轻与谢开颜向上,陈浮与季迟向下。

季迟问陈浮:“怎么了?”

陈浮想了想,回答:“没什么,看见了一个感觉特别的人。”

谢开颜也问岳轻:“怎么了?”

岳轻同样想了想,方才微微一笑:“半生坎坷,半生顺遂,一念之差,交界之处如此微妙平衡……看见一个有点意思的人。”

《天师》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去听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去听书网!

喜欢天师请大家收藏:(www.7tingshu.com)天师去听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最新章节 - 天师全文阅读 - 天师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去听书网

猜你喜欢: 蛊毒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前夫高能光暗之匣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破云死亡万花筒天命新娘我的鬼神郎君天师超感应假说丧病大学亲爱的弗洛伊德请魅惑这个NPC青行灯
完本推荐: 纯阳全文阅读小神仙全文阅读归魂(gl)全文阅读爆了全文阅读宝玉奋斗记全文阅读媳妇儿难当全文阅读分手全文阅读超时空宫廷全文阅读不知进退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独家忠犬全文阅读野蛮王座全文阅读掌御星辰全文阅读未来世界超级星联网络全文阅读听说你想打我全文阅读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清穿]全文阅读风太大,我听不清!全文阅读[猎同]不败·东方·揍敌客全文阅读[火影]柱斑一生推全文阅读网游之恩宠[全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王者风暴北宋大丈夫赝太子三界红包群这个皇后我不当明天下仙宫一秒沦陷天神诀抠神盛宠之将门嫡妃凤舞隋末万古神帝机甲修仙狂潮霸总他又被离婚了重生似水青春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永恒圣帝盛唐小园丁韩四当官我是猫仙人栖梧潸潸映弦月快穿之拯救世界攻略嫁入豪门77天后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麻烦请叫我上仙白氏药庐这个地球有点凶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天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去听书网移动版 - 去听书网手机站